快捷搜索:
有人在用很细的钢丝勒住了他的脖子等他快窒息

有人在用很细的钢丝勒住了他的脖子等他快窒息

杨逸觉得印度人说话的时候很有意思,他们明明是表达同意和赞同的意思,但头却是摇来摇去的。 刚开始看到卡迪普尔和他的老乡谈换车的事情时,杨逸还以为他遭到了拒绝呢,结果没...

把行李箱拿下来杨逸对着凯特低声道你给卡迪普

把行李箱拿下来杨逸对着凯特低声道你给卡迪普

把车停在了一个昏暗的小巷子里,凯特替杨逸拿上了行李箱,搀扶着杨逸走了一段。 杨逸突然看到凯特的肚子上有血,于是他惊愕的道:你受伤了? 凯特捂了捂肚子,低声道:被刀刺...

那人对其身边之人使了个眼色,在李林淡然的眼

那人对其身边之人使了个眼色,在李林淡然的眼

李林对身边的方方使了一个眼色,方方跟随李林这么多年,怎么会不明白,立即一挥手,众人戒备,李林再复上前,轻声叩响自己刚才进入的那家的大门,而方方自是心领神会,紧紧跟...

鞠义还是稍稍退了一程,与高览商议一番

鞠义还是稍稍退了一程,与高览商议一番

当然了,其中自是有鞠义欲争功的私心在,然而高览对此倒不是很在意,若是真有埋伏,危险的可是鞠义,自己岂会自找麻烦,但是这些都是玩笑话,高览心胸开阔,根本不在乎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