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鞠义还是稍稍退了一程,与高览商议一番

当然了,其中自是有鞠义欲争功的私心在,然而高览对此倒不是很在意,若是真有埋伏,危险的可是鞠义,自己岂会自找麻烦,但是这些都是玩笑话,高览心胸开阔,根本不在乎这些,而在李林处,李林也绝对会给到高览自己觉得自己应当得到的东西…………
 
    如此,鞠义且率领着一万兵马来至繁阴城外,从隐蔽处窥视城外防备,然而一望之下,却是叫他有些愕然,只见繁阴城门大开,朦胧之中竟是不曾见到一名守卫的士卒,而城中亦甚是昏暗,且无一丝光亮,整个城池好似一头猛兽潜伏在暗处,张着獠牙大口欲择人而噬,如此,倒是叫鞠义心中不免有踌躇,这曹军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进?还是不进?这是一个问题!犹豫着望了繁阴良久,鞠义还是稍稍退了一程,与高览商议一番,而高览亦是大为惊讶,待亲眼见到城中光景,心下犹豫不决,很是怕自己贸然精兵,而折了麾下将士,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两人还是迟疑不下,唯有令兵马于在原地隐蔽待命,随即遣传令兵急速将此事告知营中的李林。
 
    不时,营中安坐等待消息的李林便得到了战报,一开始也很是疑惑,但是想了想曹军这几日的动向,有想了想自己理解中的国家,李林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安。皱皱眉,李林吩咐田豫好生把守营寨,随即着令传令兵在前带路,带着方方等护卫营,急行往鞠义、高览之所在而去。
 
    估摸子时刚过,李林且赶至两将藏身之处,着二人带着前去繁阴一探究竟,而此刻繁阴,亦是跟二将方才所见一般模样,见此,李林低头沉思片刻,狐疑得望着那大开的城门,本事以为曹军已经退兵的李林,如今却是有些怀疑了,口中喃喃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是空城计,还是…………”
 
    “唔?主公,何为空城计?”听到李林的低估,鞠义诧异问道。
 
    不顾鞠义的问话,李林面色一正,深深望着繁阴,低声说道,“鞠义,高览!你且引五千兵,入内探一探城内究竟,若是当真埋伏在内,我自会相救……速去!”
 
    “诺!”二将应命而去,引五千兵马缓缓接近繁阴,而繁阴,却是不曾有半点异样…………
 
    在李林以及众人略微有些紧张的心绪中,远处鞠义与高览已是占据了城门处,而且是不费吹灰之力,“入城!”见一处城门已在自己掌握之中,李林又有何惧?当即便与方方引其余兵马入城,而此刻繁阴之中,却是极为诡异,城中一片寂静…………
 
    策马进了城池,一见城内竟然连房屋内的灯火都不是很多,李林心想,虽然是经历过大战的城池,但是百姓还是有不少的,怎么会这般的寂静冷清?想着,心中不安,李林翻身下马,一面着令鞠义、高览率兵巡视城中,一面寻了一处民宅,推门而去,只见屋内空无一人…………哦……不是,墙角处却是蜷缩着数人,数双惊恐的眼睛在昏暗的烛火下甚是显眼…………
李林看着几个人缓步上前,很是有礼,微笑着说道。
 
    只见墙角处有一名男子迟疑着起身,望着李林好像是疯狂了一般,一个劲敌地说道,“你们想做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人在恐惧到了极点的情况下,那就是愤怒了,就像这个男人现在的状态…………
 
    “唉…………”李林叹了口气,好言劝道,“那好,没事了…………”说罢,李林转身而出,方方与数名护卫亦是跟随其后。
 
    待听到身后一声急促的关门声,李林哑然失笑,这都是河北的百姓啊,本来过着安详的生活,却被这战争搞成了这个样子,诶…………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无奈罢了,这天下何尝不是让自己无可奈何…………
 
    然而笑过之后,李林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即脚下的步伐,回头猛得望向刚才出来的拿出房屋,心中感觉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主公?”见李林愣神得站在那处,方方上前,颇为担忧地问道“怎么了主公,莫非哪里不对?”
 
    “不对…………确实不对…………”李林紧皱着眉头,喃喃的嘟囔了一句,随即不经意得望见方方担忧的眼神,心中猛然一惊。
 
    “对!眼神!就是眼神!”李林心中“咯噔!”一下,终于发现了刚才的问题…………
 
    方才那人虽是一幅惊慌的模样,但是眼神却不见有几分慌乱,人就算是你再善于说谎,但是你的眼神是绝对会出卖你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