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丹妮尔夏普的颈后腋窝腿弯等地方会发痒的敢情

   “胸大无脑呗。”苏锐淡淡说道,语带嘲讽之意。
 
    丹妮尔夏普本能的看了一眼自己病号服下高耸的山峰,然后才意识到了苏锐话中的嘲笑意味,顿时气的一拍床板:“信不信我立即杀了你?”
 
    “别这样,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整天喊打喊杀的多没有意思。如果你觉得你的速度能快过金泰铢和泰山的子弹,那么尽管猖狂,无所谓。”
 
    苏锐的话让丹妮尔夏普再次泄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是因为我嘲笑了你的胸部你才想杀我的。”苏锐轻蔑的说道:“嘲笑两句算个什么?我连你洗澡的时候都看光光了,还没嫌弃自己吃亏呢,我冤不冤?”
 
    当初丹妮尔夏普带领一群人一起追杀苏锐,又累又热的时候,在山林的泉水间洗了个澡,结果却被苏锐在瞄准镜里从头看到了尾,那香艳的场面简直不能用言语形容。
 
    如果那个时候苏锐扣动扳机的话,真的有极大的可能杀死丹妮尔,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
 
    这绝对不是不该有的仁慈心在作祟。苏锐行事,自然有他的原因,就比如现在,他完全可以用一些更“粗暴”的方式对待眼前被他软禁的女人,可是他看起来也顶多是用言语调戏两句而已,并没有什么太过火的举动。
 
    听到苏锐当着另外二人的面旧事重提,丹妮尔夏普真的很想把他杀死一百遍!
 
    看着对方气到不行的模样,苏锐摸了摸鼻子,很是有些无辜,他还觉得自己冤呢,这丹妮尔夏普哪里都好,唯独不好的就是屁股上面有颗痣——他当时用狙击枪的瞄准镜看得很清楚。
 
    “你们两个先出去。”
 
    苏锐扭头对金泰铢和泰山说道。
 
    前者点了点头,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而后者则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表情只要是个男人都能明白。
 
    “大人,您要当心身体啊。”
 
    “滚。”
 
    身高两米的汉子,就这样被苏锐一脚踹到了门口。
 
    “你要干什么?”
 
    看着苏锐坐在床边,丹妮尔夏普很是谨慎的问道!
 
    她现在的伤势并未完全痊愈,实力仍旧受到不小的影响,如果苏锐真的做出什么霸王硬上-弓的事情,她还真的抵挡不下来。
 
    “别摆出这种样子,我对你根本不感兴趣。”
 
    苏锐撇了撇嘴:“不然你以为你能完好无损的活到现在?我可是正人君子!”
 
    正人君子个屁!丹妮尔夏普狠狠的啐了一口,要是正人君子,为什么还偷看她洗澡?为什么还总是三番五次的说出来?
 
    “我们谈一谈正事吧。”
 
    苏锐笑眯眯的盯着丹妮尔夏普,道:“冥王他老人家,准备什么时候莅临华夏指导工作?”http://piaotian.net
 
 第487章 无差别攻击
 
    “冥王来华夏?”
 
    丹妮尔夏普嘲讽的说道:“你很担心他来吗?”
 
    “不来总要比来好。”苏锐撇了撇嘴,说道:“如果他愿意在冥王殿里呆上一百年当缩头乌龟,我就更高兴了。”
 
    “他到现在还不出现,我很生气。”丹妮尔夏普的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对苏锐的反应很满意。
 
    至少,这个家伙还是有着他忌惮的人啊。
 
    “冥王不会做出那么不理智的事情,他应该想的到,如果和我全面开战,会引起怎样的结果。”苏锐微微笑道,坐在了丹妮尔夏普的床边,他的鼻间已然飘进了对方身上的淡淡幽香,此时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好朋友一般。
 
    “他必须来救我。”丹妮尔夏普的眸光微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别想着离开,你难道不记得你吃下去的那一粒药丸了吗?”苏锐笑眯眯的说道,那笑容之中真是满满的不怀好意。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联想起自己被迫吞下那黑乎乎的药丸,丹妮尔夏普的胃里止不住的泛起恶心之感!
 
    “我必须提醒你,就算冥王哈帝斯亲自来到华夏把你救走,你也没有那种解药,只要期限一到,你就会全身溃烂,身上脸上都不断的流出脓水,到那时候,你这漂亮的脸蛋可就不复存在了,啧啧。”
 
    女人都是爱美的,丹妮尔夏普自然也不例外,听着苏锐的话,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先毁容,再断肠,你想象一下这种感觉,会不会很美妙?”苏锐冷笑着说道。
 
    “所有人都传说太阳神阿波罗是个铁骨铮铮的男人,从来不屑于用这种见不得人的宵小手段,可是他们都错了,你是如此的卑鄙,对一个女人都可以这样做!”丹妮尔夏普怒道。
 
    “我对一个女人这样怎么了?你这话就把男女的地位放在不平等的位置了。”苏锐毫不客气的说道:“在你杀我的时候,我怎么没看到你说男女不平等呢?”
 
    “真是禽兽!”
 
    “这一点你说错了。”苏锐又纠正道:“对付那些要杀我的人,我不会当个禽兽,我会用禽兽不如的手段来对待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苏锐的眼睛之中依旧带着笑意,可是坐在对面的丹妮尔夏普却清晰的感觉到了,苏锐绝对不是在说笑!
 
    “所以,喂毒-药什么的简直是太小儿科的手段,我不会放过任何对我有威胁的人,哪怕她的屁股很漂亮,哪怕她的漂亮屁股上面有一颗小小的痣。”苏锐说到这里,眼神又飘向了丹妮尔夏普的浑圆臀部……看起来如此的有弹性,它的主人一定经常联系负重深蹲。
 
    “你……”听到苏锐旧事重提,丹妮尔夏普又气个半死,她也知道,若是论起斗嘴,自己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沉默了几分钟,她像是想起来什么,说道:“距离你承诺的药效期限似乎已经到了,可是我现在完全没有任何的不适感觉。”丹妮尔夏普直视着苏锐的眼睛,似乎想要从中寻找出一丝答案来:“你的那种药是假的吧?故意骗我,让我不敢擅自离开?”
 
    “故意骗你?我有那个必要吗?”苏锐哈哈一笑:“你难道就没有仔细的感受一下,你现在的身体有什么异样吗?”
 
    “我的身体非常好,完全没有任何不适。”丹妮尔夏普自信的笑道:“所以,我完全可以确信,你给我的药是假的。”
 
    苏锐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就是女人的直觉,真不知道你这种自信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仔细的感受一下吧,你的身上难道没有淡淡的麻痒?”
 
    “淡淡的麻痒?”丹妮尔夏普的表情不变:“你不会用诈我,我的身上并没有那种感觉。”
 
    “是吗?那你把注意力放在你的颈后、腋窝、腿弯,还有……两条腿中间。”苏锐笑的就像是个拿着棒棒糖拐卖小孩子的人贩子:“现在还没有不一样的感觉吗?”
 
    事实上,苏锐一这样说的时候,丹妮尔夏普就已经本能的把注意力往这些方面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她竟然真的发现苏锐所说的那些部位有麻痒的感觉!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检查的深入,那些麻痒的感觉越来越严重,甚至丹妮尔夏普都已经止不住的想要用手去挠了!
 
    其他的地方都还好,两条腿中间的隐秘部位此时真的是痒到了极点,让丹妮尔夏普越来越受不了!
 
    如果不是苏锐在旁边的话,她早就已经不顾形象的脱衣检查了!
 
    “该死的,不会真是药效发作了吧!”
 
    联想到苏锐说的那种全身溃烂流脓的症状,这位冥王殿的大美女开始渐渐变了脸色!
 
    这可是她最不想要看到的情况!
 
    浑身的痒度已经开始逐渐升级,从几个关键部位逐渐蔓延到了全身!
 
    看着丹妮尔夏普想挠却不敢挠的样子,苏锐咧嘴笑开了:“真的很不错,就是这种感觉……现在你不会不相信我的话了吧?”
 
    丹妮尔夏普宁愿被砍上一刀,也不想忍受这种要命的感觉,她怒气冲冲的看着苏锐,说道:“给我解药,给我解药!”
 
    “你看,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早一点向我细声细气的要解药,我会不给你吗?”苏锐的目光之中带着戏谑之意:“我现在真的很想看到你脱光了衣服挠痒痒的。”
 
    丹妮尔夏普的脸都要变形了:她瞪着苏锐,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警告你,阿波罗,如果我有三长两短,不仅冥王哈帝斯不会放过你,就连……”
 
    “好了,我最不喜欢别人威胁我了。”
 
    在丹妮尔夏普那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苏锐忽然出言打断,他从怀里摸出一枚小药丸,黑乎乎黏糊糊的,随手一弹,道:“这是解药,吃了吧。”
 
    这一次,不用苏锐说,丹妮尔夏普也知道乖乖张开嘴,直接吞下那个看起来颇为重口味的小药丸!
 
    这曾经是她憎恶无比的东西,如今吃起来竟然如此美味!
 
    “早这样不就结了?你身上的症状不会再加重了,过半个小时,这种麻痒的感觉会彻底消失。”
 
    苏锐拍了拍手,似乎根本不在意丹妮尔夏普那充满了恨意的目光,走出去之前丢下一句话:“如果冥王他老人家来了,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当然,只要我把你困在这里,他早晚都会按捺不住的。”
 
    说罢,他便关上了门,留下了咬牙抵抗身上痒感的丹妮尔美女。
 
    她现在虽然痒到了极点,但是根本就不敢抓也不敢挠,生怕把肌肤挠破了,然后溃烂流脓,到那个时候可就不好解决了!
 
    “阿波罗,我一定要杀了你!”丹妮尔自言自语!
 
    …………
 
    苏锐一关上房门,立刻贴着墙壁,两只手在身上胡乱抓着,表情痛苦到了不行!
 
    “金泰铢,你就是个混蛋,从哪里搞来的这种东西,简直快痒死我了!”
 
    苏锐刚才真的是忍的好辛苦,身上的麻痒程度根本就不比丹妮尔夏普差多少!可他还是要打肿脸充胖子,强装淡定嘲讽着对方!
 
    也幸好丹妮尔夏普被这种麻痒折磨的不行,注意力也全都转移了,否则一定可以发现苏锐的脸色同样不对劲!
 
    “大人,这是您要求的,我谨遵您的吩咐。”金泰铢的扑克脸上全是认真的神情!
 
    “我让你暗算丹妮尔夏普,你干嘛把我也整成这个样子!”苏锐简直想把自己的衣服撕烂拼命挠痒痒了!
 
    “这是虎头草的种子,肉眼几乎看不见,对钠离子多的地方具有强烈的亲和力。我在空气里撒了一点点,没想到您进来的太快,造成了无差别攻击。”
 
    “无差别攻击,我让你无差别攻击!”苏锐伸出脚,在金泰铢的屁股后面连踹好几脚,这才觉得解气了那么一点点。
 
    怪不得这家伙要告诉自己,丹妮尔夏普的颈后腋窝腿弯等地方会发痒的敢情现在是夏天那些地方肯定会或多或少的分泌汗液汗液里可不就有氯化钠吗?这种虎头草的种子自然直奔那些地方去了!
 
    不过,一想到此时丹妮尔夏普的两条腿中间都有可能痒痒的不行,苏锐的嘴角不禁浮现出一种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容来!
 
    “大人,您放心,这种虎头草的种子并不会存在太久,过半个小时,也就自然好了。”金泰铢说道。
 
    “还要忍受半个小时?”
 
    苏锐长叹一句,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果早知道有今天的话,他宁愿给丹妮尔夏普吃一粒真正的毒-药!
 
    不过,他这样也放心了,丹妮尔夏普一时半会是不会自己主动离开了,女人都是爱美的,他算是死死捏住了对方的死穴。
 
    …………
 
    在吃了解药足足半个小时之后,丹妮尔夏普才满身大汗的躺在床上,身上的那身病号服已然湿透了!
 
    她发誓,宁愿现在就死,也不想再体会一遍刚才的那种感觉!
 
    在心中骂了苏锐一百遍,丹妮尔夏普这才愤愤不平的起身去洗澡,对于她这种有着轻微洁癖的女人而言,一身的汗水简直是不能忍受的。
 
    不过,就在淋浴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之时,苏锐却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床边湿漉漉的病号服,眼中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笑容。
 
    ps:感谢坐怀兄弟的连续三个万赏,感谢肥du嘟、dslq、紅龜仔、lilong651230、赵江正、我爱英镑、huaibuhuai、神剑、恶魔炽天使、笑看红尘8612、无恙天下、龙轩听雨、qw1336、书友2672567、书友2293594、炽天使1972兄弟们的月票支持!http://piaotian.net
 
 第488章 男人这张嘴
 
    很显然,苏锐看的非常明白,这个丹妮尔夏普一定是觉得房间里没有别人,因此在进入卫生间之前,就已经脱掉了身上被汗水湿透了的病号服。
 
    那么,问题来了。
 
    她进去的时候没有穿衣服,出来的时候又会怎样呢?
 
    苏锐的眼睛里已经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
 
    他不禁想起来当年在狙击枪瞄准镜中的惊艳一瞥,那极致的身材,真是让人充满了向往之情啊。
 
    事实上这也是苏锐比较贱,偷看人家美女洗澡,偷偷摸摸看完,一声不响的离开不就没事了吗?非得用子弹把人家的衣服都打个稀巴烂,这不是闲着蛋疼给自己拉仇恨吗?
 
    他用手指比划出手枪的模样,然后对着这湿漉漉的病号服,啪啪啪啪的连开好多枪——有些时候回忆起往事来,真的是挺美好的。
 
    事实上,从进门到现在,苏锐的脚步都非常轻,再加上卫生间里淋浴声的掩盖,就连丹妮尔夏普都没有觉察到他的到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